全国两会6G提案

 6G技术     |       2021-3-19 10:52:52

在全国两会期间,相关部委领导就6G发展公布重要方向,部分代表委员就6G发展问题建言献策。“FuTURE论坛”公众号总结如下。


一、风向标


据报道,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接受采访时针对6G话题表示,我们也在和国际互动,推动共同的标准、远景的需求、技术的成熟等,我们需要和全球各国业界朋友相互交流、互相探讨、共同促进新的发展。


二、全国“两会”提案


1、全国人大代表陈国鹰建议“集成国家力量加快6G技术研发”


全国人大代表、福建国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鹰建议,集成国家力量加快6G技术研发,构筑未来科技战略新优势。


陈国鹰认为,未来十年我们将要面对6G的升级挑战,这一次不是普通意义的5G向6G的通信技术迭代升级,而是一场划时代意义的科技革命和军事革命,直接考验全球6G供应链的科技实力。6G将主要利用太赫兹频段进行太空卫星组网,建设卫星互联网和卫星移动网,实现比5G更高的速率、更低的时延、更广的连接。加快速度研发6G,通过卫星互联网可以实现对地球的立体覆盖,真正做到“万物互联”。一是抢抓6G研发的时间窗口---国际上主要把5G用来“补冷”“补热”,即为偏僻农村、矿区等“冷点”提供互联网宽带服务,以及为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等人口密集的城市“热点”提供高速上网服务。我们要借鉴经验,在有序推进5G建设的同时,抢抓6G研发的时间窗口;二是发挥制度优势---单一企业做全产业链的研发有局限性,应集成国家力量加快6G技术研发,以国家战略性需求为导向,推进6G创新体系优化组合。只要我们以“十年磨一剑”的精神,坚持创新驱动发展,我们的科技发展远景目标一定会实现,数字中国建设将取得更辉煌的成就。


2、农工党中央:“十四五”期间应加快推进6G核心技术攻关和标准化工作


农工党中央表示,我国在5G的规划布局和商业开发上已处于国际领先地位,根据信息通信领域“应用一代、预研一代”发展特点,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(以下称6G)已经具备研究的条件。但我国信息通信领域在技术、设备方面仍然存在“卡脖子”的短板,特别在某些关键核心领域与国际先进水平存在明显差距。


一是加快卫星互联网发展规划布局。尽快从战略角度出发,制定面向6G的空间在轨卫星发展规划;加强运载火箭携载大量卫星的能力、可重复利用等方面的研究,有效降低发射成本;加大高科技项目财政投入,积极引入社会资本,加大对民企发射低轨卫星的扶持力度,鼓励政企、军民融合建设天基网络;力争在“十四五”期间组建低轨卫星全球覆盖网络,抢占有限的频谱和轨道资源,建成空天地海一体化试验网,为6G新技术和业务的开发与验证提供有效平台;可优先发展低轨电磁感知星座卫星系统,提升我国电磁空间掌握能力。


二是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。应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优势,借鉴“两弹一星”成功经验,组建新型国家联合攻关团队,全面梳理、研究、分析核心关键技术和装备研发生产的各个环节和目标,加强基础研究、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三个层面的协同推进,攻克技术、材料和工艺、制造、集成等领域难关;大力推动高端平台软件的国产化和广泛应用,设置相关科技重大专项,集中攻克如操作系统等高端软件技术关,并作为政府机关、社会事业单位的标准软件配置,大力宣传倡导全社会使用国产软件。


三是积极参与推动6G国际标准化工作。我国要以主动、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姿态深入参与国际标准制定,推动中国标准“走出去”,不断扩大国际标准的“朋友圈”,提升我国制定6G标准的话语权。农工党中央建议加强跨行业、跨领域的重大标准研制与应用,推动信息通信技术与其他产业深度融合,整合产业生态系统各方力量,强化标准制定与技术创新、产品研发、试验应用等工作的统筹推进,实现业务间互联互通、高效运行。


四是加强信息科技人才队伍建设。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,全方位培养、用好信息科技国际一流领军人才和创新团队;大力引进信息通信高端人才,加快研究制定户籍、住房、医疗、社保等方面的优惠政策,健全创新激励和保障机制,吸引国外信息通信行业优秀人才来华工作、创业,增强我国关键核心领域研发的综合实力。


三、代表建议
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余少华提出了《建议在国家“十四五”规划中布局未来新兴产业与集群》的建议。他建议尽快布局6G、人工智能等未来新兴产业与集群。


全国人大代表、农工党中央副主席、南京邮电大学原校长杨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面临6G研发的热潮,在空天地一体化网络构架方面,特别是卫星互联网方面,美国一改5G时代落后的面貌,凭借强大的卫星设计、制造和发射能力,已经抢得不少先机。在LEO低轨卫星互联网方面,最著名的就是埃隆·马斯克打造的总计划发射12000颗LEO卫星的“星链计划”,截止到2021年2月已经发射1145颗。我国也有多个卫星互联网计划,但在卫星数量方面,我国与美国差距明显,美国在低轨轨道和频率资源方面抢了先机。虽然卫星互联网并不等于就是6G,但是6G的空天地一体化网络,肯定离不开卫星互联网这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换言之,6G时代卫星互联网将需要与地面移动通信网络充分融合,成为一张统一的“网络”。由于卫星相当于“天空中的基站”,虽然我国和美国的地面基站是完全无关相互不干扰的,但是卫星基站却会存在频率资源和轨道资源的相互干扰了,因此,抢占先机十分重要。如何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储备?杨震代表建议,加快我国卫星互联网发展规划,“十四五”期间实现LEO全球覆盖的卫星互联组网,抢占频率和轨道资源。可以优先建立对全球电磁波频谱观察的LEO网络。“十四五”期间建成空天地一体化试验网,为6G新技术和业务的开发与验证,提供平台。积极推动6G标准化工作。早日规划面向6G的空间在轨卫星发展计划,加大低轨卫星发射的扶持力度。对空天地一体化网络和业务进行全面梳理,进行研究分析,提炼出核心关键技术和需要的产品,通过大力进行系统性的基础研究、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,协同攻克技术、材料和工艺、设计和制造、集成等领域难关,为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储备奠定基础。


全国政协委员、海南省科技厅厅长谢京围绕发展商业航天提交了提案。目前我国商业航天企业已近200家,市场规模超8000亿元,未来5年中国规划发射卫星需求不低于3000颗,商业卫星发射需求正成倍增加。相较SpaceX等国际巨头,国内商业航天企业在技术、人才、资本、品牌积累、产品规模量产能力、市场盈利模式上仍存在差距。作为中国首个滨海低纬发射基地,文昌航天发射场有利于节约单位发射成本,提高航天发射效费比,解决重型火箭运输难题,降低飞行航路安全风险。因而,她建议统筹文昌航天发射场,布局建设商业航天发射工位,满足日益增长的商业航天发射需求。



本文来源:FuTURE论坛